陶瓷资讯

您的位置:首页 > 详细内容

要闻介绍

 
澳大利亚的城市交通和公民意识

作者: 本报驻外记者 崔力 [ 2011-11-18 ] 点击率: 5428

 

  人在旅途,总是对当地的公共交通和居民表现比较留意。我去过不少城市,而各处留给我的印象也不一样。

  在第一次到悉尼的时候,开着小车来机场接我们的朋友,到了繁忙路段就驶上了巴士专用通道。他解释说:有规定的,私家车乘员3人以上,就可以借用巴士专道。我看了看旁边,的确那些只有一两个人的小轿车都乖乖地不敢进来。由此我对澳大利亚的第一印象就是:这里的公共交通秩序井然。

  悉尼是澳洲最热闹繁华的城市,但中心城区也就十多平方公里,而周围的交通干线是四通八达,公路铁路车流如水,摩托车和自行车少之又少。听说有个调查显示,澳大利亚的公共交通,从价格和班次密度上去测评,在世界上并不算怎么好。但以我在悉尼的感觉,比起我所在的城市佛山和所熟悉的城市广州,已经是很好了,尤其在管理上。

  这里的公交大巴,每路车在各个站的停靠时间,都标贴在沿线的站点,当然也可以从官方网站上查到。行车很准时,所差一两分钟,也是司机善意的靠迟不靠早。很少有几部车同时靠站的情形,可见整个网络的安排设计较为科学。安排给司机的时间很充裕,可以等上车的乘客都坐好了才开车,有人在远处招招手,也会等他上来。靠站时车厢可以向行人道倾斜下降,让老人小孩或提行李的人上落方便。车厢里到处是叫停车的按钮(见图1),不必象我们离到站还早着就要先挪到门口去才有按钮叫停。但我认为有一点不好,就是车上没有报站,作为国际化大都市这是不应该的,他们要是怕噪音,完全可以用电子板显示,免得我们这些陌生人老是提心吊胆怕坐过了站,尤其在天黑。

  火车,在城市中心区就是地铁,出了中心区就是火车,乘坐十分方便,每站路也很短。我较多机会搭乘郊区的北岸线,但见沿途种植了许多花木,在不同站台有不同的品种,一路风光(见图2)。还有一个现象很叫我吃惊,就是这里的火车也等人。有次我正走出车站,一个10岁左右的男孩子远远地迎面奔来,他要赶我这刚下的这趟火车,我估计他赶不上,车上的广播都在提醒人们要关车门了,可是当孩子奔跑的身影冲上天桥之后,那关到一半的车门又重新打开,直至这个孩子跑进车厢。

  外国游客可以凭本国驾驶证在这里开车,但入境超过3个月之后就要考这里的驾照才能开了。起初我按老习惯总是跟得前面的车很近,在国内跟得不紧就会被人“见缝插针”。朋友提醒我说不必,之后我就很宽松地拉大了车距,真的一直没有人做过让我生气的爬头。

  这里一家人两三部车很平常,路也没我们的宽,按说应该经常堵车才对;而且我们右转弯的车辆任何时候都可以在斑马线上跟行人争道,而这里只要过街的绿灯一亮,那怕是步履艰难的老太太也可以从容不迫地过马路。可是实际情况比我推测的要好很多。仔细想了之后,大概是因为,这里的高层建筑不多,房屋之间留有足够的通道,所以,车与人的比例高但车与路的比例低;还有这里的车道比我们的窄(见图3),车道的路面,我们只能划两车道,所以同样的路,他们流量比我们大。但我觉得,这些因素之外,还有更重要的原因,就是这里的人开车都很专注,而且守规矩,互相默契,不象我们那么懒散随意。路上的车基本都以同一速度前进,限速是多少那车速就是多少,很少有人切线,也用不着切线。路口等灯的时候,车距都保持在两三米,一转绿灯,几乎是一齐起动,一溜烟的很快都通过了路口,好象整条路上的车都是由同一个人操纵似的。这里的道路到处是斜坡,大家都做到这一点确实不容易。天色稍暗一点,路上的车就会把灯打开(见图4),不会象我们那样好象比赛眼力似的,要么很黑了也不开灯要么一开就打强光。我感觉他们开车像在工作,我们开车像在逛街,他们在工作中获取乐趣,我们在逛街时招惹麻烦。

  常常看到一些头发胡子全白了的老司机,开着大货车在路上风驰电掣,却没见过20来岁的小伙子当巴士司机,巴士司机往往是上了些年纪的人。看来这里对交通安全的保证更注重经验和心理,而不是我们那样看重年轻力壮,年轻力壮在这时候并不是优势反倒是劣势。比如年轻人买车,那车辆的保险费就要高很多,男性比女性又要高一些。

  我朋友的车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的“宝马”,开起来还很爽,要是在我们这里早就要定期报废了。我问,对旧车没有强制报废的规定吗?答说:没有,只要你的车定期检验合格,尽管开就是。我又问:对老龄车也没有缩短定期检验时限的规定吗?答:没有!“那么要是有些老是冒黑烟的车上路怎么办?”“这大概就象在街上随地大小便,你会吗?”“哦……”。难怪这里的二手车市场这么活跃(见图5),三手四手车交易也有的是。可以说,没有一条主干道上没有旧车卖场,它们的数量和加油站的数量差不多。

  在这里最好不要骑自行车。骑自行车的人必须戴上专门的头盔,条规里说为了你的安全,好象很关心,但很少专门的自行车道,而没有自行车道时你不能骑上人行道,只能在机动车道上与大大小小的汽车同行。前面说过了,这里的车道很窄车速很快,自行车的目标又小,很容易被汽车碰到,常有出事。他们好象不鼓励这种节约能源的方式,与当地整个社会的环保气氛不一致,令人费解。

  而步行则是不错的选择。人行道与机动车道之间有宽宽的草地,一片片野花,各色各样,草原似的,到处生长(见图6)。周围都是树,种类也很多,千姿百态五颜六色。还有各户人家不同特色的院子,显示着主人的用心和意趣,可以一边走路一边欣赏,不觉得累(见图7)。谁家的院子要是缺乏打理,会被邻居向社区投诉,所以常常有人割草,空气中弥漫着草汁的香味,倍感清新。每个路口都是无障碍化的,至今我还没发现过一个不是无障碍的路口,母亲的婴儿车和残疾人的轮椅到处畅通无阻。

  这里没有只管交通的交警,也没有看到遍布在路口高处的监视摄像头。要是出现了事故,会有其他人主动出来帮忙和作证。有次我看到一辆长车,在一个狭窄的拐弯处被别住了,一时之间倒不出来,很多车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就都停在那里等。一位出来溜狗的姑娘看到这情形,她主动地站到不远处的路口去,告诉司机们可以绕道。车流不断,那姑娘也一直站在路口给大家指点,她的狗就一直蹲在旁边。

  良好的公民意识和与人为善的精神,在这里实在普遍。有一次,我在商场里看到一位父亲给他的小孩买了个雪糕筒,这孩子才一两岁,雪糕拿不稳,一下掉到地上去了。那父亲帮捡起雪糕,那孩子则蹲下来,用还拿在手上的包装纸将沾在地上的雪糕擦掉,刷刷两下,然后才接过递来的雪糕,又东张西望地去找垃圾筒丢他那张擦过地的纸。才多大的孩子啊!整个过程那父亲只是注视着他,没哼几声。

  这里有个规定,大件的物品,如果没用了要丢弃,必须在某个指定的日子才可以拿出来,所以久不久路旁就会集中地出现很多家具家电等东西。而这些被丢弃的物品,往往是没坏的,有的甚至还是很新的,有需要的人看到合适就可以捡回去,尤其是那些留学生和新移民,如果不太挑剔或者不急着用的话,就不必买家具。这时候,你会看见整套的瓷器餐具被弃在路旁,但也放得整齐,谁要是捡回去可以得个整数。可以伸缩的桌子被摆成拉开的状态,好让人知道其中的机关,并判断是否适合自己。我看见一张还很新的床,我想请朋友帮我将那两块长侧板用车拉回去,放在杂物间里搁东西正好。可是朋友告我知,要么你把整张床拿走,要么就什么都别拿,因为你拿了那两块板之后其他的就没用了,没有人这么做的。曾经,这位朋友在下班的路上把他的iPad平板电脑遗留在火车上了,到家才发现,打电话去车站问,竟然能找回来。那时候这新玩意刚上市,不少人通宵达旦地排队去买。

  人们都很友善。听说以前要是你在人家门口躲雨,主人必定会请你进屋,要是雨下个不停,给把雨伞让你走那是很没礼貌的,他们往往会用车送你回家。据说自从八十年代开始大量亚裔移民到了之后,民风变得没那么好了,可我还是感觉到这里人与人之间的和睦。搭大巴到站下车,乘客会向司机说谢谢。在僻静的路上,行人无论认识和不认识的都会互相打招呼。夜里下了火车走在月台上,列车长站在迎面驶来的车门口对我道晚安,好象我是他的老熟人,于是我的心情很愉快。

  我还注意到,在这里遇见智障人士比在中国遇到的多。想想觉得不奇怪,我们的智障人士不轻易被放出街,不呆在家里他们会很危险,所以外边看不到他们。而这里的智障人士不会被欺负捉弄,哪怕是轻视耍笑也不会,只要有一定的自理能力,他们就可以自己出门在外。有次我在一趟公交车上,见到个十多岁的男子,老是大声地说着同一句话还自己发笑,同行的可能是他母亲,多次让他静下来都没办法。周围的人,没有一个流露过不满的脸色,连递一个稍微有点异样的眼神都没有,相反,在他担心一只飞过的大鸟要进来啄他眼睛的时候,司机对他说:别怕,我的窗户可结实呢!然后又有别的乘客顺着他的意思搭话,故意当他是一个正常人那样。

  要是在我们的城市里,也有这样的风气就好了。前面提到那个赶火车的少年,看见他疾跑时的脸色很坚定,脚步很果断,因为他相信,只要车长叔叔看到他在跑向火车,就会等他。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的孩子,不必担心他以后不会以同样的心态和方式去回报社会。那个擦掉地上雪糕的孩子,假如他的父亲平时没有教育过他或者没有以身作则,而是像我们一些家长那样载着孩子上学的时候,让孩子摇下车窗将吃完早餐的空饭盒扔到大马路上,这孩子以后会自动去指引堵塞的车辆吗?要是他(她)以后找到份类似于在上海铁路局负责管理动车或者地铁那样的工作,7.239.27的惨剧就会不断地一次次让我们吃不了兜着走。

 到澳洲旅游的国人,总是由衷地赞叹当地景色优美气候宜人,当有较多的机会从各方面接触了这里之后,才感觉到人文素质更加可贵。当然,也不是每趟火车任何时候都等人,也不是每个人都有礼貌讲道理,我就见过两个女青年眼也不眨地将手上的玻璃瓶子摔到机动车道上,周末有喝醉了的青年将酒瓶投向过往的大客车。但是,还没懂事的小青年的恶作剧,跟反面教育下极端自私的势利眼,在本质上有不同,恶作剧容易随着精力的减少和阅历的增加而改善,势利眼则在成年失去童真之后会代之以冷酷无情。澳洲也有聚众斗殴,也有抢劫盗窃;而公民见义勇为乐于助人的风气,让犯罪分子不至于在光天化日之下太过嚣张。希望全世界都是这样。

 

   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图1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图2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图3  

 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图4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图5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图6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图7




相关文件下载:暂无文件

评论


发表评论

评论人:
评论:
 

more推荐导读

 
 

zhaozutaocizixunekitojianpaihuadidufeini

 

more友情连接